• <tr id="bfoyq"><small id="bfoyq"><acronym id="bfoyq"></acronym></small></tr>
  • <code id="bfoyq"></code>
  • 山村茶香

    提到太行,總讓人聯想到北方那座有名的太行山,而我是沖著太行女兒茶去的。漢江北岸重重青山環抱中有一個茶村,村里產的茶叫太行女兒茶。

    太行村,在陜西漢陰縣北的秦嶺中,青山如圍,村在半山,山名即是村名,此山并不巍峨,但連綿起伏,有山有嶺有谷,有水有林有人家。站在山頂上,看群山向北漸次展開,滿眼是綠的大海、綠的波濤、綠的海灘、綠的港灣,連陽光都被過濾成了綠色,綠色的光芒,在天地間閃耀。

    第一次見到朋友贈送的太行女兒茶,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,還以為是北方那座著名的太行山的茶。朋友解釋說,這是當地茶譜中新添的一款山茶:太行女兒茶。我問那“女兒茶”有什么來歷,朋友笑著說,這茶是太行村的一幫女兒開發的呀!

    見到太行茶的領頭人,她的幾句話,一下子就拉近了我們和太行女兒茶的距離。她說:茶好不好,一喝就知,茶園好不好,一看就知,太行人好不好,一問就知。這正是當地的“太行三知”。

    合作社建在半山綠林中,白墻青瓦,灰磚鋪地,大小院嵌套,前后進相連,很像陜南的古代大院。泡上一杯太行茶,透明的玻璃杯中,一撮干茶沖入沸水,頓時上下翻滾,然后,陷入思考般的沉靜,茶湯碧綠,茶葉展開,根根昂立。

    太行茶,像是大山的女兒,它展開的過程,像電影中的慢鏡頭,一點點從量變到質變,端莊、熱烈又嬌憨。茶湯入口,一股強勁的清涼之氣,充滿口腔,入喉,有薄荷味,再回味,則變成蘭草香氣,低首細聞杯中茶氣,那蘭草般的氣息越發濃烈。

    在村子里,一千畝老茶園像一幅巨畫在半山間展開。千畝茶園的四周,是各種林木,山頂有松林、杉林,山腳有油茶園、花椒園,園子的兩邊是刺槐。這里的海拔在一千米左右,茶園的位置在五百米左右,我們上到茶山上,早晨的霧氣才剛剛散去,山腳下還有霧氣在沉積,小風吹臉,如絲綢拂面,讓人近距離感受到春天的氣息。

    已過耳順之年的領頭人,一身青藍色的打扮簡潔明快,待人接物的言談舉止起風帶電。她一路上對茶葉如數家珍,簡直不給我們插話的機會。她說太行茶是云霧茶,白天太陽直射,夜晚霧氣充足,晝夜溫差大,這樣生長出來的茶,加上傳統手工制作,一招一式都很有來頭。

    我們繞著千畝茶園走了一圈,上下左右看,看藍天白云,看四周深靜的林木。茶壟如綠墻向遠處延伸,在茶壟間,植有蘭草,細小的花蕾已然在開放。山里有不少上百年的老茶園,茶與蘭同生同長,茶葉便天然帶有蘭草的香氣,太行茶這片園子學的就是這老傳統。

    我們聞著茶園的青草香,間或也聞到蘭草香,不禁感慨萬千。這樣的蘭草,在秦嶺巴山深處比較常見,它是一種野生的植物,生長于林蔭環境中,長相樸素,卻根深葉茂,開黃花、白花或粉紅花,花成小穗狀,往往在林中并不起眼,但遠遠就能聞見它的香氣。野蘭能長滿一個山谷,有的林間小溪兩岸都長滿蘭草,溪流有多長,蘭草就伴隨多遠。

    在太行村這片茶園里,每一壟茶中間都種植一壟蘭草,透著種茶人耕作的認真和講究。我們一路走一路評,大家說蘭花明凈而熱烈,茶葉有君子氣質,一如這茶園和它的主人們,陽光燦爛,花香襲人,質樸如纖塵不染的晴空,一下子就把人融化了。

    回到合作社的大院子里,我們坐在院中一棵老杏樹下,繼續品茶。老杏樹剛剛掛果,仰面是一樹青色的杏子,小風吹杏,似有鈴鐺之聲。一位女社員告訴我們,這棵杏樹與茶園同歲,是當初村里建茶園時被人順手栽下的,見證了這片茶園的發展。

    女社員為我們新沏了茶水,一路走得細汗滿臉,我們端茶即牛飲之,隨后小口細品,在登山之后的松弛中,既解著渴,也品味著茶的幾分雅意。天地安靜,山間只聞鳥聲,那是斑鳩的鳴叫,細碎而清越,仿佛在催動人的心事。

    我們站在場院,遠眺起伏的青山。鳥兒清越的叫聲,讓茶園之美盡顯。

    就在這天地的一呼一吸之間,一位女社員給我們講了這片茶園的過去和今天。村上的這片茶園,曾因為缺乏經營管理,成了荒草之園。二十年前,幾位駐村干部毅然籌資承包下這片荒蕪的茶園,并注冊成立了以婦女為骨干的茶葉合作社。

    這位領頭人就是當年駐村干部中的一員,她曾在太行村做過民辦教師,見證了這千畝茶園的興衰。那時,村上的一些男人們如候鳥遷飛,常年在外打工,農忙時回家種幾畝苞谷,栽幾畝水稻,他們笑談這是口糧農業,只管自家夠吃。種子一下地,秧苗一著床,男人們轉身到外鄉打工掙錢,到秋天回來望天收。

    十多年間,一批留在村里的女人,結成了合作社。她們為茶園換土,給茶園澆水,年年春種、秋管、夏鋤草,千畝茶園被重新喚醒。

    一年又一年,這群大山的女兒們制出了遠近聞名的傳統手工茶,太行女兒茶和秦嶺中這群能干的鄉下女兒們的故事一起走出深山。

    幾輪續水,茶慢慢喝淡,心也漸漸安靜。這些農村女人,說話清脆,底氣十足,辦事也利落。她們講起這些往事時輕描淡寫,好像是在說著別人的事。

    走進茶葉合作社的展室,可以看到她們生產加工的茶枕、茶點、茶磚、室內擺件等,其中最顯眼的還是茶品系列。金紅一包針是紅茶,雪青一包嫩是綠茶,細絨一包雪是白茶,有毛尖,有片茶,有劍茶,有細如螺絲的,有纖如松針的。還有一款給老年人開發的老腳片茶,用露地二茬大葉子炒制,扮相粗陋但有喝頭。據說一壺老腳片茶從早泡到晚還有茶味,很多老人喜歡把喝剩的老葉子嚼著吃,說是可以清理腸胃。

    社員們搶過她們社長的話,七嘴八舌地給我們介紹她們茶葉的特色,春茶、夏茶、秋茶還沒下山,就成了電商的搶手貨,被預訂一空。每季茶開鍋炒制時,更是山上的節日,園子采茶,茶廠炒茶,人們來民宿大院看茶選茶。民宿住滿了,院外的場壩上搭起露營的帳篷,晚間篝火晚會,城里游客和村里人一起唱陜南花鼓戲,吃燒烤、喝米酒,山上人聲歌聲不斷,遠近都知道合作社在過喜會!

    合作社的院子,也是個農家體驗園。這里一年四季有游客,就連冬天大雪,也有人踏雪上山。合作社的民宿可供數十人食宿,春節期間還接待來體驗鄉下年味的城里人。

    臘月間,合作社殺年豬,吸引城里人來嘗鮮。從大年三十開始,一直到正月十五,人們都可以來村里體驗正宗的鄉下年俗。游客們還可以到村上農戶家拜年,吃土菜、喝土酒,接獅子龍燈,參加磨盤席,跟村里人學劃拳,談天說地。

    這些年,越來越多的人在冬季來到這里,體會“回鄉下老家過年”的味道。我們到訪這天,有兩家西安來的游客在此已住了好幾天。他們白天鉆林子,尋找自然之美,還與村里人拉家常。夜晚,游客們坐在院前的場壩上,看滿天星斗,發現星星們原來是如此之近。

    合作社飯堂的晚餐,也讓我們大開眼界。除了我們嘗過的陜南農家風味,我們還見識了以茶葉入餐的美妙:焯水的茶葉炒臘肉、小米和嫩玉米熬制的茶羹、茶水蒸米飯、茶葉煎蛋、茶樹枝小烤肉、茶油拌野菜、茶油爆仔雞、茶花煎面餅……前前后后,有十多樣“茶菜”,每樣菜都有茶葉做配角。

    社員們還端上了合作社自產的米酒。我們酒過五味,咂摸再三,終于喝出了這米酒的可疑之處,感覺酒中也有茶的味道。她們的領頭人舉起滿滿的酒杯,爽朗地大笑起來。她說,這酒在加熱時兌了茶油,喝了不上頭,“這叫太行酒喝不走,沒三天也兩宿!”

    那還說什么呢!這山野間的茶與酒,被我們喝了個酣暢淋漓,這里的人,更讓我們難以忘懷。

    (作者:劉云,系中國作協會員)

    來源:光明日報、學習強國、北京茶世界

   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

    暫無評論

    亚洲欧美日产综合在线网_中文字幕,欧美人体艺术_我和岳交换夫妇交换系列_女人被躁到高潮嗷嗷叫小说百度

  • <tr id="bfoyq"><small id="bfoyq"><acronym id="bfoyq"></acronym></small></tr>
  • <code id="bfoyq"></code>